2013年5月6日 星期一

關燈前,那現場

他來自森林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他沿著葉脈小徑
尋找天賜的禮物
那露水流過的每一個早晨

漫步果實灑落的赤楊小巷
輕輕拾起
季節的銀色碎片  

風來了
吹走銀杏開的小花
還有我們的偏見與傲慢

他來自森林
只有樹知道他的名字


天竺葵

星期天,來的觀眾不多,卻都帶著各自的故事。一位在我們花園待了好一會兒的先生問我們一些植物的問題,聊了一聊發現他比我們懂得都多。他說可惜我要顧展不然帶我去看結了滿樹果實的台灣赤楊。彷彿一股直覺想要回報與他相遇的緣分以及他的誠心,我說:「我跟你去吧!」於是我們啟程,在台大校園逛了逛,兜了兜,撿果實、觀察細微的小花,他語重心長的說:「你做展覽的,要多走走看看,自然的東西以後都可以給你靈感。」中興大學森林系畢業,這位先生說他有時慶幸自己沒有走當初可能會選擇的林業相關職業,「不在這個領域,反而能更沒有壓力的去欣賞植物。」看得出來他對於植物的熱愛,背包裡放著採集袋,隨時搜集他喜歡的果實,有些深埋在草叢中的也逃不過他發亮的雙眼。



臨走前,他把撿到的銀杏雌花和赤楊果實都給了我,還交給我一支鎳子和放大鏡,說:「妳留著吧!記得要好好觀察。」他說那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美的東西卻是很多人經常忽略的。我心懷感激,記下他的話。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但肯定他是個快樂的人,處處為自然而驚奇。

他剛離開,為這次展覽創作插畫的插畫家Daniel緊接著拜訪。Daniel是一個看重創作過程的藝術家,也是位採集自然的插畫家,展場裡便放著他蒐集的各式小物件。每次來台大,Daniel都大包小包,用攝影、用素描記錄他所看見的美。這次則是帶了新玩意「紙黏土」,捏一捏、拍扁,用來壓印植物的形狀。我們捏了捏,揉了揉,壓一壓、桿一桿,這簡單但充滿趣味的過程讓我找回了童心。Daniel說其實創作不見得要用複雜的技術,「有時回歸最單純的技法,反而效果是強的、直接的。」,我們留下了植物的印記,紙黏土就這樣成了樸素又耐看的雕塑;觸得到、感受得到的即興化石。 

 Daniel正壓印蒲葵的樹苗


 菜圃裡的稻殼、土壤也成了壓印的對象
每一個植物的印記都是Daniel的寶貝

    單純看這些葉片、樹幹的紋理,能猜得出他們是誰嗎?
展期中大部分的時間,我希望能待在展覽現場,為的是看看觀眾的反應,也與他們聊創作一場展覽的過程。與其說是觀眾,倒不如說是在展覽遇到的新朋友吧!我也在與你們學習。一場展覽聽來靜態,其實是有機的現場,會遇到誰,會獲得什麼,到當下那一刻才知道。 


傍晚,展覽結束,我拔去一座座展台的插座。劉媽也整理完花園,踏上腳踏車回家。
走廊吹進了一陣強風,我心想:「植物又要在這風大的夜晚默默生長了。」明天,花園又是什麼模樣呢?我們的空心菜種子會順利發芽嗎?我想到動畫「龍貓」裡土壤發芽的那幕,自種子到發芽,小苗、小樹到大樹,成長的過程是養分的累積;時光的縮影。

文/紙上花園 展覽策畫 王學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