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30日 星期三

第17屆臺大文學獎 作品入選及決審會議預告

今年投稿數量較去年又增加了許多,競爭激烈的情形下,恭喜入選的同學!
決審會議各組將由三位老師評審,評審為公開會議,屆時歡迎旁聽。

新詩組    5/26 () 13:00 雅頌坊
小說組    5/27 () 18:30 共同102
散文組    5/28 () 09:00    雅頌坊
劇本組    5/28 () 18:30 普通505

在此也和大家分享王聰威老師的一篇散文,描寫學生時代時自己投稿文學獎的心情,
相當有意思。「我好懷念在那些投稿比賽的時刻,我對自己有著深深的期待,也會自己的未來充滿想像,覺得只要再往前踏一步,我就會進入一個不一樣的世界。」



新詩組 (共計74篇投稿:入選20篇)


1.          漂流木戀人
2.          阿姝的午後時光
3.          雪的聯想
4.          十二樓
5.          協尋小矮人
6.          我會帶你去旅行
7.          城市裡
8.          生存遊戲
9.          永恆的愛
10.      晚安-致開始沉睡的妳
11.      哈利波特十九歲
12.     
13.      We The People
14.      第一聲春雷及其他一些
15.      晚間八點鐘
16.      一般女孩
17.      辜負
18.     
19.      關於末日
20.      占領


散文組 (共計63篇投稿,入選15篇)

1.          夜遊蘭州
2.          河堤閒記
3.          醫院札記
4.          迷路
5.          雨的意象
6.          身為一群過氣偶像的粉絲
7.          記憶的墓穴
8.          是我非常了解的一種……
9.          翠鳥離去之後
10.      蠶蛾
11.      買來的人生
12.      家庭教師
13.      清晨花朵
14.      尖尖
15.      於焉身體,於焉抗爭

小說組 (共計65篇投稿,入選16篇)

1.          李梓毓
2.          動物園
3.          最後一次閱兵
4.          一次別離
5.          他的選擇
6.          雙向道
7.          十字蛾
8.          不老
9.          那計程車司機正講著電話
10.      我在開往有海的方向
11.      風景
12.      標記
13.      禁止吸菸
14.      邊境
15.      邊境牧羊人
16.      廢墟



《進入一個不一樣的世界》

王聰威 著

某個周末,因為要挑些書送給偏遠學校的孩子,我看到書架上還有七、八本《二OO五年台灣文學獎得獎作品集》,便拿了一本放進宅急便的紙箱裡。其實還有許多8P時代的退書堆在那裡不知道該怎麼辦,但內容不宜小孩閱讀,如果放進去的話是作孽的事。

我翻了翻作品集,裡面有我的得獎小說〈濱線鐵路〉,也就是後來長篇小說《濱線女兒》第一章的一部分。這作品集跟絕大部分的得獎合集一樣,從編輯面看起來十分粗糙,一點也沒有讓人開心鼓舞的感覺,不過內容卻很扎實,除了作品之外,得獎者照片、簡歷、可以暢所欲言的創作自述與得獎感言一應俱全,而且也有完整的決審會議紀錄,小說評審是蘇偉貞、季季和李喬三位老師。這好像是我最後一次參加短篇小說獎的競賽,也是我少數的獲獎經驗,雖然時間過了這麼久了,但讀著他們的評審意見,覺得說的有道理的,還是會想:「嗯,還看得懂我想寫甚麼,不錯嘛!」覺得說的沒道理的,心裡就嘖的一聲:「這傢伙甚麼也不懂!都是他害我沒得首獎的!」一邊這樣胡亂批評,一邊忽然好懷念參加文學獎比賽的感覺,想要得獎,想要打敗別人,想要被看見,想要看決審記錄知道別人怎麼讀自己的作品,而且認認真真地喜歡或討厭自己的東西。

不對,好像不只是這樣,光是將再三檢查過的稿子,以及另附一張寫好姓名、性別、出生年月日、身分證字號、簡歷、聯絡電話、地址的稿紙,加上個人照片一起放進大型牛皮紙袋哩,用膠水黏好袋口,都能讓我充滿緊張與期待感,像是不久就要發現新大陸般的慎重。我會一再檢查紙袋上的地址、收件人是否寫得正確,然後懷疑自己是不是少放了甚麼進去袋子裡,是不是少放了一份稿子,或是忘了身份證正反面影本!啊,果然是忘了那個!難怪心裡很不安,趕快把紙袋撕開來一看,身分證正反面影本好好地與個人照片、資料用迴紋針夾在一起。

但是已經把紙袋撕壞了,只好重新拿個牛皮紙袋,我通常會買好幾個備用,這樣也好,紙袋上頭的字還可以試著寫得更工整一些。都弄好了之後,將稿件放在背包裡走路去郵局,在路上心裡有些覺得害羞,郵局人員會不會盯著規定要在信封上標記清楚「投稿某某文學獎」這幾個字,心裡暗自嘲笑我:「這個人居然也想投稿比賽,他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會變個作家。」而且因為常常去同一家郵局寄稿子的關係,他們會不會也想:「話說回來,這傢伙也真可憐啊,雖然很想當作家卻一直不成功,最後大概會跟《龍龍與忠狗》裡面演的一樣吧。」到了郵局,當然不知道他們心裡是否真的這樣想過,實際上也沒有人開口跟我說過相關的話。

「裡面是什麼?」郵局人員固定會這麼問。

「印刷品。」稿子和印刷品的郵費屬於同等級,但我不好意思說是寄稿子,總是說寄印刷品。

「要寄甚麼呢?」

「雙掛號。」

非常擔心會寄丟,所以我寧願多花點錢寄雙掛號才安心。

「放上去。」

我將紙袋放到秤上,郵局人員稍微瞥一眼,貼上郵票。

我付了錢,拿著雙掛號的郵資證明,走出郵局。因為拿著郵資證明的關係,我才有「好吧!接下來只能等待了。」的感覺。我會將這郵資證明收進皮夾裡,像是有日期限定的護身符,直到文學獎正式公布,確定落選為止才會丟掉。

然後在回家或是順便去上班的路上,我有時候會覺得自己像羅蘭•巴特在《寫作的零度》出版前一天,於巴黎街頭漫步時感到非常緊張,因為他知道這本書一旦出版,整個法國將會為之震動,這將是改變歷史的一刻。

有時候我則會覺得自己像史汀,在警察合唱團推出《synchronicity》這張經典專輯前夕,即將成為搖滾樂傳奇人物的他非常焦慮,他對自己完全沒有信心,不知道這種獨特的概念音樂會不會被接受。

當然,我的作品從來沒有引起任何一點點接近他們偉大成就的注目,但我好懷念在那些投稿比賽的時刻,我對自己有著深深的期待,也會自己的未來充滿想像,覺得只要再往前踏一步,我就會進入一個不一樣的世界。雖然我個人在這方便並沒有獲得像同儕一般的成功,但不管怎麼樣,只要能不失去參加時那種激動的心情,我覺得就非常足夠了。因為,我們可能很快就連這種激動的心情也失去了。




選錄自《作家日常》(木馬出版社,2013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