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7日 星期二

第17屆臺大文學獎 新詩組決審會議記錄


評審時間:2014/5/26  13:00
評審地點:雅頌坊
評審老師:顏艾琳、羅智成、陳大為
主持人:柯慶明
紀錄:顏良家

評審內容:

柯:今天很榮幸邀請三位活躍、充滿創意的作家:羅智成是我多年來所崇拜的詩人,每一首詩都豐富且深刻;陳大為是我的學生,詩、散文都令人驚艷;唯一一位女評審顏艾琳,也是詩人,不過還擅長跨界,也會演舞台劇。想問問這三位高手如何看待大家的作品?

主持人 / 柯慶明

羅:各位同學午安,這次看它校文學獎的作品,覺得好像沒有那麼驚艷;但看了臺大的作品,覺得比較有份量,看得出大家的技術與企圖心,若大家的作品不錯,評審也會有參與盛會的感覺。不知道是不是最近的社會,覺得這次大家的作品對於特殊語法的表達特別有興趣,並不能說是對或錯,但這對我來說並不是很熟悉,讀起來也不太熟悉。我認為最好的語法表達就是最直接的表達方式,否則語法可能會變成掩飾空洞的技巧。

評審 / 羅智成

 陳:這是我第一次來評臺大文學獎,我十六年前得獎時覺得自己寫得不好,但這次看大家的作品覺得滿好的。詩可以分成實寫和虛寫,虛寫就是虛無縹緲的,但我認為比較難寫的是實寫。這次滿多題材是在寫學運,就是實寫,情緒的掌握拿捏得剛剛好。整體來說這次臺大文學獎滿符合我預期的期望。

評審 / 陳大為

顏:臺大文學獎是培養許多作家、文學家的搖籃,因此我們都很重視。我覺得這次的作品有許多都扣準時代脈動,也有關於生活性的,像是<十二樓>等。我覺得臺大的學生會以自己的方式,和這個社會對話。

評審 / 顏艾琳

柯:我評審最愉快的回憶是看文教版的NHK,他們每周都會訂一些主題出來,讓大家投稿,也是請三位評審來講評、解說。而這也讓我想到當年覃子豪,也是利用這種方式,後來並出版了<詩的解剖>這本書。因此我想用這種方式,請每位評審先挑五首最想評論或有意見的詩。

羅:我通常會從好的排到不好的,有些我會給意見,但他並不是寫得最好的。比如說,我覺得<協尋小矮人>,他其實從題目開始就是一個滿引人注意、滿可愛的作品,雖然具有童話意向,但又傳達出較複雜對現實的觀察與感想。但最大問題是他只是一首詩,篇幅只有47行,應該先把想傳達、影射的部分花較多篇幅來陳述,但作者為了營造出童話的背景,花了比較多篇幅在鋪陳,但這其實已經比較像是短篇小說的寫法。這首詩到後來要開始講述重點時,卻發現篇幅不夠了。這也是我過去有過的缺點,就是會捨不得割去多餘的美好。但這對我們評審來說,即使他是好的,還是會干擾到我們的閱讀。

我覺得<晚安--致開始沉睡的你>也有這樣的問題,為什麼九點四十五分還要再加亥時?另外像開始沉睡也有點多餘,因為沉睡就已經包含剛入睡的各種狀態。作者很難把更真正的詞用進去,但這種詩念完會給人一種空洞的感覺 因為已經把氣氛營造出來,但卻沒有用到精準的字。

柯:我做個補註,中國古代的大師也常會有這種問題,他們有很多想法,從曹子建、阮籍、陶淵明,若是不忍割愛的話,可能會把它變成另外一個作品。我曾經跟洛夫聊過,他雖然看起來是一首詩,但其實每個段落自己都是一個完整的作品,所以我想這也是一種方式。

陳:那我來說說<十二樓>好了,這個作品我是分兩個路線讀,第一個是作者營造出來的風景,但問題就是雖然場景熟悉但是過於片段;而第二條路線有破綻,因為他是寫每兩秒鐘上升一層樓,那十八秒只會上升到第十樓,並不會到十二樓,我覺得這是十二樓給我的閱讀上的瑕疵。

<占領>是我這次最喜歡的一個作品,這是一首政治詩、社會寫實詩。這首詩給我一種典雅的感覺,他以一種平和的敘事語調,來寫一段瀕臨擦槍走火的事件。他用了很好的暗喻方式,雖然不一定知道他究竟是在描寫哪一樣物體,但,是一種很好的表達方式。雖然作者在裡面也包含了自己的立場,有特別凸顯出來,但仍然有包含了其他聲音。我第一次讀這首詩時,讀到第一行就停下來,想說:這可以這樣寫嗎? 但念到第二句時,又轉變成另一種心情,所以念這首詩時心情是一直在變的。

<一般女孩>小歸小,但他企圖在一種很乏味的日常生活中,去創造一種冥想的奇幻之旅。當進入別人的生命歷程去提他時,他講到一些東西像是馬匹和盔甲,就有歐洲古時候的騎士像唐吉軻德的感覺,那他雖然沒有寫到巫婆等等,但卻可以讓讀者自己想像延伸出整個地圖。我覺得他是一種狂想式,擺脫行而下的空間,而帶觀眾到另一個行而上的空間。寫得非常單純,但很能夠擄獲人心。



顏:<十二樓>我也滿喜歡的,覺得他還滿懸念的,感覺像是作者自己老了之後,自己就住在那個十二樓。

<雪的聯想>就是在講死刑犯、廢死的議題。其實這次的作品裡面臺大學生拋出了很多的道德議題,那我覺得這篇他的文字指涉完全精準。但這首詩後面比較虛了一些,留下了比較沒有定論的空間,他並沒有把死刑犯是誰特別點出來,就覺得像是通論而已,沒有更深的辯論,我看起來覺得他想寫的是一個冤案。

<哈利波特十九歲>大概就是在寫大一、大二的時候,從魔法學院畢業後,這個年紀的學生該怎麼隱藏自己的魔力。我覺得他的語法非常洗鍊,覺得他在描繪這個時期的枯坐、猶疑、冷淡,描繪了現在的學生在制度下的反應,和其他作品寫的學運的激情是很大的反差。

<We the people>第三段寫一個人的翻身,只是翻身   一群人的翻身,就是地震我覺得就滿好的,想像如果將<哈利波特十九歲><We the people>這兩篇的情緒結合,感覺會很不一樣。

<第一聲春雷及其他一些>也是在講要不要參加運動的心情。我覺得你們的詩都很準確,描繪出如果是我個人,我要怎麼去抵制這個社會。提出了批判的角度,如果真的要選的話,我覺得這次作品的意識形態、水平都非常的高。

柯:我覺得<哈利波特十九歲>,這篇可能只是因為作者現在是十九歲,才這麼設定,所以詩的解讀是很困難的。那<雪的聯想>,我在想是不是江國慶案,因為他就是一個冤案,也的確有槍決。雪具有中國的傳統,如六月雪就是代表冤案,所以若把這篇新詩跟江國慶案連結,可能確實是有此事。但這會有一個問題 就是知道這個案件和不知道的人,讀這首詩就會有不一樣的感覺

我講一下<十二樓>,他到十一樓之前的觀點都是以旁觀者的觀點,但到了十二樓又變成住十二樓的人的觀點,有點像王文興的<看海的人>,前後觀點有點不一致,但也沒有說不好。



那大家就把心目中喜歡的五篇作品選出來,第一輪投票:

<漂流木戀人>1
<雪的聯想>3
<十二樓>2
<哈利波特十九歲>2
<We the people>1
<第一聲春雷及其他一些>1
<一般女孩>1
<關於末日>1
<占領>3

那我們先從<漂流木戀人>開始討論。

羅:<漂流木戀人>只有一票我覺得有點訝異,我覺得這次的作品很多元,但這種平穩簡單的情詩,我覺得我們也不要忽略。他的詩意十足,有飽滿節奏感、流暢,訊息的表達與內容相稱,沒有需張聲勢,所以我覺得是一首好詩。

柯:作者用到漂流木,但並不是每個地方都會出現漂流木。我有一個原住民學生,他們是把漂流木做為自己的認同,我在想是不是有點關聯。

羅:<We the people><占領>都是在講學運,要選的話,我覺得<占領>的文字毛病多一點,愈到後面問題越多,因為他想表達的東西太多了,但我滿喜歡前面的。而<We the people>雖然也是討論現實的東西,但他保留了比較精簡的東西。

柯:我覺得<We the people>的張力很飽滿。

陳:<關於末日>我選這首是因為感覺他是假末日之名 來表達一個甜美的意象,我們平常在寫的時候,可能就會用這樣的方式。我覺得他把整個城市的朦朧感寫得很好,雖然朦朧,但有時候又寫得精細,感覺有哲思。我覺得讀起來很舒服、犀利、綿密,我最怕寫到城市的時候有一種冰冷的感覺 但這首詩有一種淡淡的溫暖。

我想問<十二樓>的想法,先把時間忽略 前面的提問和最後的提問可以深思,就是這個女人是鬼魂嗎?從最後結尾我們可以有所判讀,女人可能就是活人,十二樓的死了之後沒有人知道他的身世。而十二樓的老人他知道整棟樓的事情,但大家卻對他非常不熟悉 我覺得挺好玩的。

我也滿喜歡<we the people>,我覺得這跟<占領>剛好相反,< we the people>較簡單,而<占領>較繁複,寫作上一定是會露出破綻。

羅:我講<十二樓>,作者想傳達的可能是這棟大樓冷漠、生疏的感覺,但在中間又感覺是非常熟悉的,讓我覺得有點奇怪,有非常大本質上的矛盾,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陳:我補充一下,就像我住的社區,有幾戶我沒有來往,雖然沒有互動,但我還是會去打聽那一戶的狀況,所以就是雖然我不認識他,但我了解他。而我覺得一開始和最後的提問,感覺雖然是不熟,但我覺得可能也是想要保持一個警戒之心,或是想要偷窺他人隱私的感覺。就是當你家樓上有人死掉,你可能也會說:噢!我不認識他,類似這種感覺,

柯:我想呼應<關於末日>當殼縫破裂….我們孵一,這讓我有悲哀的聯想,想到朋友的故事。因為有一個朋友在三十幾歲就得癌症,那他的妻子也告訴他說,我們利用剩下的時間來生一個孩子,也就是孵一隻蛋這樣的概念,所以我覺得這也是面對末日的一個方法。蛋要孵出來一定要經歷裂痕,就像人生也是常常會有不如意的事情。

有沒有哪一首覺得沒有被選到的詩也值得談談的?如果沒有,那我們就照剛剛的規則給分,第一名4分,第二名3分,第三名2分,三個佳作1分。


第二輪投票:

<漂流木戀人>3
<雪的聯想>4
<十二樓>5
<哈利波特十九歲>5
<We the people>4
<第一聲春雷及其他一些>1
<一般女孩>3
<關於末日>2
<占領>9
                                                  
柯:最高分的就是<占領><哈利波特十九歲><十二樓>須要討論。

顏:感覺<十二樓>的票數比較平均,就讓它第二名吧。

柯:所以就是<十二樓>第二名,第三名是        <哈利波特十九歲>。佳作是<雪的聯想><we the people>,而<一般女孩><漂流木戀人>選一個佳作。大家都是愛詩的人,還是我們和主辦單位商量,多加一個佳作。
(三位老師皆表同意)
那就是<一般女孩><漂流木戀人>都是佳作。 恭喜大家

我覺得不管大家有沒有得名,都希望大家可以一直寫詩,因為寫詩讓生命跟生活更豐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