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7日 星期一

第17屆臺大文學獎 劇本組決審會議紀錄

評審時間:2014/05/28 18:30~21:30
評審地點:普通教室505
評審老師:傅裕惠、王璦玲、鍾欣志
主持人:高嘉謙
紀錄:李品儀、鄒鎮陽、王怡人


 逆時針:評審老師傅裕惠、王璦玲、鍾欣志;主持人高嘉謙

評審內容:

高:各位同學好,這個戲劇文學獎投稿的件數比較少,每年都會考慮要不要隔年再舉辦一次?然而每次都可以收到很好的作品,藝文中心也做好每年的結集,因此一直到現在我們還是持續每年的舉辦。這個劇本類固然投稿少一點,我想我們今天就快速進入決審過程,先請每一位評審老師針對個別篇章提提你們的意見,今天三位老師也都非常優秀,傅老師是我們台大戲劇系的老師,王璦玲老師更不用說除了是資深老師,還是中山大學系主任,鍾老師是中興大學中文系的老師,也投入劇場多年,這些老師的經歷來談這十七篇作品是最適合不過的,等討論完也可以再跟作者們交流。

紙花火
                                                                                                                       
傅:先從紙花火開始吧,我閱讀完最起初的感覺,這個劇本是相當內適性、自省性的作品,其實有的時候有些作品會有共通的慣性,例如說在開頭一開始的舞台指示,非常適合當台詞,但變成只是一個舞台指示,在每一篇都會有一樣的情形,我也沒有說這是一個錯誤或是一個問題,只是很有趣的變成是一個舞台指示,顯示出作者想像文字跟想像畫面的差異。再來第四頁有些詞是滿有趣的,我就不細講,到時候如果要寫意見再標示出來,語言上有兩種不同的風格,一個比較入世和出世,整個結構轉場比較有點問題,企圖有問題不清,整齣戲企圖營造生死氛圍,大家都知道劇本生命是完成於舞台,而非寫完劇本就完成,因此這燈暗燈暗滿有可能讓幻覺破滅。

王:其實我不是很喜歡一開始的部分,這個舞台指示放在戲裏頭,就是稍微做作了一些,我反而不會覺得是一個高潮的出現。這齣戲我看完還滿茫然的,當一個藝術表現他的語言是令人厭煩的,還有一開頭的東西是有點令人覺得噁心的,我會覺得語言的設計與巧思,也就是說劇場效果是不是你當初所預期的,我就會覺得我一直想要進去卻一直進不去,這就是這個劇本給我的感覺,我找不到一個可以認同的點,就像是生死這個問題,他是用跳躍、拼貼的開始,回到劇本敘事的方式,對白是沒有交集、對空氣講的,找不到可以認同的地方,所以一直覺得進不去這個劇本裡面。


鍾:對我來說這一份的劇本很像是一份一份的食譜,如果我是一個大廚的話我可以給我的客人上甚麼菜,我評斷劇本的好壞是,如果這份食譜交給一個非常沒有
經驗的導演,他的職責是要照本宣科的話,我們能不能得到一盤好菜?紙花火是一部案頭劇,我覺得案頭具有它一定的美感,我為何這麼說,一個戲裡面很重要的舞台效果就是一號二號三號四號五號他們輪流被調下去,剩最後一個要怎麼辦,這個劇本告訴他最後把自己吊上去,就我的導演經驗而言,最後觀眾一定會笑,但是讓觀眾笑並不是這個劇本預期達到的效果。另外一方面,這個劇本舞台指令不清,例如第五頁第三場第一行告訴我房間上堆滿雜物、後來又說房間裡空無一物,這意思是舞台上有兩個房間嗎?如果我是導演的話,我會對這舞台指令困惑,這劇本的可取之處在於思想性,獨白的部分明顯是Lucky的仿作,但發揮作用在這作品裡面有限。

傀儡幻戲圖

鍾:唯二的戲曲劇本之一,若抽出來戲曲這邊的平均值要遠勝話劇那邊。對我來說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故事,我想討論更多的是這篇故事給我們的方法、手法,這是一個按照中國戲曲傳統,平鋪直敘慢慢講故事給我們聽的傳統,我覺得這樣的經營方式,比較不符合現代觀眾的欣賞品味了,我會給這劇本的建議可以思考順序的必要性,為何不來一點插敘和倒敘,當讀第一頁坦白說我已經猜到要幹嘛了,而觀眾也有可能猜到,若改變一些劇本的節奏可能吸引更多觀眾,我覺得是這傳統戲曲現代化的功課,我覺得有很多值得翻轉的可能性在。

王:我也覺得這次作品裡面,兩個戲曲劇本成熟很多,我想談語言的問題,很多人寫劇本就容易很做作,很多很長的台詞,設想我如果是觀眾會不會有耐性,我覺得作品有個很好的優點,他的確是平鋪直敘,就一個抒情敘事來講,就戲曲而言,敘事流暢又不囉嗦簡潔有力,唱詞不是空的不只是一些美文,讀來容易進入情境,此篇他用了莊子的典故,莊子跟骷髏有個對話,這個戲奇幻的部分很有意思,我覺得這個戲有趣的地方他們的愛情在短暫復活時,兩個人的情愛達到,奇幻造成一個跨界的,到另一個奇幻時空中他們的愛情才真實,夢中之詞何必悲珍這一點用得滿好的,但骷髏箱子拿出說你確定嗎?這邊骷髏的神奇力量有點模糊,你搞不清楚骷髏為何有這個本事,後來張聰體力又不好啊,但就這個語言,你也可以說這是晚明以來戲曲傳統,今天的故事我看來覺得滿驚艷的,可以follow傳統到這個地步,當然如果現代劇場呈現到了導演手裡會做一些變化,讓作品更好些。

傅:因為知道王老師要來,我就放心多了,的確我也有點難過,現代戲劇部分的確不如戲曲那麼令人符合期望,當然所有年輕人跟我們都要想到,其實現代劇本台詞不是那麼容易就出來了,這個問題在後面也會有,我就來談一下我的一點看法,從畫作談靈感起源,這個企圖心非常的大,甚至有要跟快雪時晴對話的感覺,很大的題材,但整個故事的感覺,怎麼會這麼地就平鋪直敘下來,我自己的淺見是重點是讓觀眾找骷髏真相還是凸顯張聰對愛情的執迷?我想戲曲還是不能只講概念,還是要重視角色的,那個角色要活靈活現,有沒有缺點?有沒有他的偏執或喜愛?因為從頭到尾感覺上,這裡面所有腳色都不痛不癢不種不清,都沒有讓恨之入骨或愛之深,有些角色都把它說白了就沒什麼意思,舉一個例子,比如說第三頁的地方,白爺爺跟張聰剛開始見面的那堆話我就覺得有點單薄,這些有沒有可能是以一個情節或事件簡單的鋪陳的呢?這樣說很像廢話但觀眾是很直觀的,像我覺得雪地很棒,很凸顯戲的主題,所以氣候上面有沒有可能多展現其重要性呢?
                                                                                                                        
七日鬼差

傅:我發現通常比較理想的劇本是題材指涉比較集中的,我會比較喜歡,像剛剛講比較不入戲的〈紙花火〉,要講的事情太多就無法入戲。像這篇七日鬼差就是題材指涉得還滿清楚的,整個詞曲的設計我覺得很飽滿,還滿多唱詞的,整個空間的發揮還滿靈活的,整場戲在講閻羅王的替身這樣的設計,可是呢最後又成空了,原來最後還是得死,這有點讓我無法接受。又是人生如夢的,比湯顯祖還慘,他為甚麼可以代替閻羅王執行這個任務的這個設計我覺得還差一些什麼東西,我們都希望他們是有情有愛有恨的嘛,譬如常二要有一些缺點啊,他為甚麼要去跟閻羅王玩這些遊戲呢?但他好像很無所謂,那我覺得他一開始好像就看透人生了阿,有些地方說的好像有點太多了,這個鬼夫妻好像也沒要對照什麼事情,這劇本設計了這麼多的角色,詞也很精彩,所以會讓我對情節有更多的期待。

王:我覺得他在所謂的唱詞呢,比骷髏換戲稍微有點不同,抒情敘事更多一點,說起來娓娓道來,這個部分的功力,唱詞的情節不是虛的,不會前前後後交代一堆台詞讓人很累,但我會在意就是這裡面呢,我們說古典戲劇裡面男女主角看對眼的那一刻的動因呢,在劇本裡面就覺得常二怎麼突然就喜歡蕙娘來了?這個轉折是有待改進的地方,但整個戲來說,有層次、變化也豐富的多,古典戲劇只要有鬼就會好看,變成一個豔鬼,有時不符劇情,但有可能會讓一個演員讓他覺得鬼裝比人裝還好看,這是一個人鬼之戀,這個鬼故事本身有一個很奇魅的吸引力,在一個奇幻的故事類中,這樣鋪陳出來,很可能是他今天名次很前面的原因之一。

鍾:七日鬼差,我自己有做了一個等地,這是排在我這邊最高等第的劇本,台詞好讀,唱詞更好讀,我自己認為這個戲想說一個很大的事情,雖然說是陰間的事,基本上中國傳統信仰陰間是一個陽間的對照,關於權勢、關於權位,那些更大的官到底在搞甚麼鬼,在這個劇本裡你會發現玉皇大帝跟閻王也被醜化了,這常會讓我想到徐九經,在權勢中間如何自處,如果處理他自己的私人感情,我覺得這一切都很好看,場面的調度很流暢,開場是這14個劇本中最大的一場戲,我覺得非常吸引人的目光,群鬼亂,然後他甚至有一個企圖是他把常二當做黑無常的一個來由來用,試圖想顛覆一個傳統的故事,算是一個故事新編,劇本非常吸引人。

生日願望

鍾:這裡面涉及非常多的話題,所有的話題基本上這是一個以女性為中心的一個故事,裡面最主要的主題trauma悔恨,或是人如何帶著悔恨繼續走自己的道路,我覺得它裡面有很多設計,從這次的劇本可以看到很明顯的現象,非常多的劇本告訴我們他要用投影、多媒體來做效果,但既然是一個劇場演出,劇場裡的多媒體是拿來做什麼?很多同學把它用來彌補演員的不足,這樣的話直接把劇本改成影像作品更好。用影像來幫助我們並不是劇場的思維。生日願望對我來說有點雜亂,談到很多議題,有一個男性角色,我會想他有沒有存在的必要,他的份量非常輕,在這麼多的角色中他們的關聯必要性是什麼?第十二頁的故事很明顯改寫莫言的《白狗秋千架,放在這邊很有意思,但又帶出另一個話題出來,所以這像是有點天馬行空,談到許許多多不同議題的一個劇本。

王:我覺得我們在西洋電影中常看到母女關係的那種緊張,講母女關係然後又回朔到母親跟外婆的。我覺得有點凌亂喔,沒辦法看到每一個人物比較深度的東西,這個女孩子在說到她的母親的時候,不是用一個連續的方式,這個劇本的呈現方式有所交錯,一旦女兒跟母親同年的時候會覺得不太清楚,若說是處理母女之間的tension ,似乎又不是作者重點,所以主題不集中,其實我看完這個戲的時候,我覺得它不錯,可是看完之後我說不出他到底要說什麼,如果是要處理母女之間的試著去想像或了解,但最後你也get lost,所以我說這個戲本身不太一致。

傅:生日願望我覺得還滿好玩的,我還滿喜歡的,企圖心仍然大於實踐,最好玩的在於轉場的關係變化,比如說母女轉為情侶的時候,演員角色變化我覺得非常有趣,這有點在反伊底帕斯情節,從這邊悄悄地鋪下了一個有趣的伏筆,可惜這些轉換和之後劇情沒有密切搭配,這次劇本長度都有些太短,文學獎劇本字數限制一萬五千字,當然字數創作並不會阻擋你說故事的慾望,但很多篇都有給我一種匆匆剎車的感覺,就覺得結尾都好簡單喔,但其實這個戲的結尾不是那麼投機取巧,他其實設計了一個很有趣,現實地對於他的朋友對於生日願望的回答,但最後那一句的舞台指示就破功了,「火繼續燃燒,空氣中散發著燒焦的氣味,還有淡淡地蛋糕的甜味」,這是要怎麼辦呢?這在劇場中要如何達成?這幾個字其實很要導演的命,在劇場中使用味覺就很困難了,劇作家很容易被劇場的現實給戳破,他只能放假的東西不能放真的東西,所有很多的情境都是導演式的選擇,劇作家好像以為自己就是導演,甚至以為好像在播電影一樣,我個人是最反對在劇場中濫用投影的,只是在告訴我你沒錢或偷懶而已,劇場的媒介本來就跟電影不一樣,然後畫家跟D女的關係實在是太模糊,身為女性的我就覺得很可惜,因為期待愈高所以就會比較遺憾。

我爸媽

傅:這是涉及家庭與自我認同的劇本,我覺得這個戲有點讓我有點鬼打牆,他其實講的是很簡單的設計,這個劇本鬼打牆的程度比第一本還嚴重,讓人看得懂卻看不懂,我都讀得懂字,但卻看不懂,例如所有的人民都是草原或小鳥,看得出來有點想像村上春樹,或是想要塑造某一種情調或味道,可以沒有錯,但我們看到重複性的東西發生在兩代之間,沒有像民視八點檔那樣可以跟著喜怒哀樂,但也不像法國劇本中台詞那麼精湛,讓人覺得看了很深刻,只是說這情節既是母親又是父親可以玩的事情有非常多,但可能作者被電影敘事或文化敘事束縛住了,無法發揮更離譜的狀態,使得無法走出他原來的那個格局,就好像是用宮崎駿的筆法去講社會上恐怖的事件,例如想去挑戰社會的禁忌,他沒辦法講這樣的事情,他已經把自己綁住,有一點點遺憾,但在角色上的想像都還滿有趣的,然後顯然他引用的故事表示他寫的時候有一些想像跟企圖,然而鬼打牆的感覺讓我很困擾。補充:講跨性別勢必會牽涉到表演性,建議可看Dan Lefranc的《The Big Meal劇本

王:我覺得一開始那一段腿還滿有趣的,居然是他父親男人的腿,覺得有點詭異,我會覺得這個戲其實是讀的戲,其實是種習作,他沒有去想演的問題,最後去講草原三角的問題,就讓人覺得你怎會這樣去鋪排,整個戲看起來,就戲劇藝術來說,不是很成功的,一開始企圖是要寫一個小品嗎?也還沒到案頭戲的水準,我覺得他寫的好像是為了製造一種效果,像是很多台詞或是轉折都好像是要營造某一種氛圍,希望有一點不一樣,說不定今天他寫的是小說,會呈現得比較好,但因為是劇本,對我來說是不容易演的東西。

鍾:我自己覺得這個劇本是有可能演出來的,有可能在某些段落會演得讓人想看下去,至少在主題意識上比較清晰,就是單單想講在家庭裏面跨性別的成員故事把它說出來,以它的長度來探討這件事情是可為的,只是在細節沒有處理好,舉例來說第二頁下面有個獨白前的舞台指令,就是說五歲的小鳥跟十歲的查理先退場,小鳥再進來獨白,意思是他下去換裝嗎?另外連帶的問題小鳥從五歲變十歲,查理從十歲變十五歲,請問如何讓觀眾意識到這件事?第九頁的時候出場的時候查理跟小鳥年紀多大,應該不只十歲或十五歲,但卻沒有說他們長到多大,細節交代清楚的話這個劇本是可為的,有某幾段不錯,例如第八頁最後幾行獨白令我有點小感動,但有些奇怪的地方,例如第十頁查理摸著他的肚子,我不懂這個括號的舞台指令,或是第十六頁小鳥說:我的肚子裡有小鳥的孩子,我更讀不懂這一句是甚麼意思,其他換裝或是其他過程是大有可為的。

標靶

鍾:主題清晰,平鋪直敘,完全不打迷糊仗,但對戲劇作品來說太清楚,絕大部分清楚的戲劇作品幾乎為意識形態宣傳,好的戲劇常常介於模糊的空間。這作品很難避免有一種價值觀的宣傳性質,從劇名到最後對我來說沒有太多可以讓我直接討論的,因為沒有模糊的空間。

王:我也感覺太可預期了,就是甚麼都知道了,覺得太熟悉了,就像四組病人的話一定都是不一樣的,像是不吃藥、猶豫不決的,這之中精神病院有太多故事都太令人覺得熟悉了,我覺得這裡面有很多戲有點迷惘,如果你的戲讓人覺得你在宣傳就是失敗了,你如果可以從平淡的故事中講出一些價值、概念化的東西,那些價值還是一個藝術要追求的,但看完又一些戲覺得又如何?覺得可以不要看這個戲或是覺得鬼打牆,但我覺得就是很難。稍微岔出去講,我們系四年級的一個畢業製作,就是Chekhov的《Cherry Orchard,這個戲在講一個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俄國因為資產階級興起,沒落貴族保不住他們的櫻桃園的一個故事,對他們來說櫻桃園是一個逝去的美好,馬上就沒有了,但其實這些貴族沒有一個特別壞或特別好的,平平淡淡的,但寫到最後讓你覺得最後這個櫻桃園是一個象徵,離開的時候雖然是痛苦的,但接著說我們還會有很多的櫻桃園,如果有一個象徵性的,你好像在這裏面提煉出一個概念性的東西是有價值的,我剛剛講這個戲太可預期,我覺得能演啦,但觀眾大概會覺得都說過了。在此之外,清楚本身,或是現在很多戲都刻意不講任何意義,我覺得那不一定是對的,要講一個意義要是一個藝術性的講法,而不是宣傳的,是我們共同要面對的問題。

傅:意識形態可以寫成一個好劇本嗎?當然可以,前幾天才在台北高雄演過的一個大陸劇本叫《驢得水,他的意識形態沒有那麼讓人討厭,但是也很明顯他的訊息非常清楚。這個劇本是跌倒在什麼地方呢?說實在我先看到劇情大綱時就已經嚇死了,這覺得已經是一個電影了耶,光是記憶消失是怎麼被抓進來,就已經是一部電影了吧,我們現在是在演第二部了,像這種講科學講科幻醫療操縱是否可以作為題材?當然可以,我非常鼓勵學生在劇場中寫殭屍、火車相撞的戲,這多好玩呀,就是讓觀眾看我們怎麼用劇場的元素,去執行這些超級科幻或是只能在電影看到的效果,觀眾一定會覺得非常精彩捧腹大笑,我剛要講這部劇本跌倒的地方就是在於太不同理這些角色了,如果今天吃藥吃完之後你的狀態真的都會,每個醒來都這麼按照順序,都會醒來問說:我是誰?」嗎?按照劇作家的邏輯,我們先想想看自己是誰,啊想不起來,所以記憶已經消失了,都已經順理成章按造了劇作家的邏輯去發展,其實他才是真正的操作者,你要想辦法讓角色活過來,讓四個人不一樣,讓他們處在不同情境會發生甚麼問題?吃了藥後只是處在那不動嗎?我就不相信醫生把你關起來還是會帶你去逛公園出去玩吧?不是只是關在房間裡,還有他們好像都沒有自覺性,四個人的個性其實就是一個人的四面而已,很多劇作家都有這個問題,我覺得他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同理他的角色。

好食程

傅:這部戲複雜、鬼打牆、局中局的形式,語言台詞孱弱疲乏,但有些台詞又能顯現角色個性,所以為什麼不能試著用一個新的倒溯法來講故事呢?雖然有趣可是在實踐上有點虛弱虛貧。時間跟人有點像剝皮感覺,像洋蔥剝一剝看到的是現實,前面是關係上比較乾涸的部分,我覺得很好玩。

:首先因為不知道這個題目是什麼意思,所以一分鐘前我也在找這個劇本是在做甚麼,就是你讀完之後就會在想說這劇本到底要講甚麼,就是台詞的虛弱,有的時候台詞你講很長但是可以帶出一些東西.或是說好像是在呻吟可是是種理念,但這裡頭呢,好食程到底在講什麼,這個食程的字,是在說每一場跟食物關聯的什麼嗎?我還沒摸索出來,我想這可能是這劇本的問題。

:我也被這個劇名困惑了。時間的「時」,如果不管劇名的話,他也是有些意思的,首先看人物的安排,分成好幾組人分別出場,但會有點散無法集中,演員的扮演上,作者是否思考過一二三四之間的關係是什麼,後來看到男人女人還生了三個小孩,那是人成長變形的過程,把這些東西全部放在一起,然後認為可以成為一個系統化,中間除了這個,問題在於前面一些,家庭場景我覺得滿有意思的,總有一天無法避免要面對的這種持家、養小孩的情況,是這個作者想說的一件事,這個劇本有有趣的成分在,但前面四組男女之間的關聯性,我覺得還有點納悶,是指時間進程中的不同階段嗎? 如果是的話,是有不同的演員還是一樣的演員呢?若是留給觀眾去思考的話,那我覺得這劇本想說的還沒說到到位。

在妳之間

: 我想這劇本最主要在談兩個問題,一個是性別的問題.一個是監禁的問題,男女或性別之間如何跟監禁扯在一起是這劇本有趣的地方,劇本的實踐上面,我認為問題是有太多突如其來的轉折,對白是是一步一步像磚頭路一樣鋪下去,我覺得我好像磚頭走一走突然變石頭路,好比說第七頁,男人中間一段講到綠島監獄,就有點講到比較嚴肅的話題了,突然跑來就說為何不把他們全殺了?因為這突如其來的轉變似乎突顯作者想要突顯政治犯或政府處理政治犯的衝突,想要特別說甚麼,但沒有經過前面的鋪陳,放在男女吵架之間說出來,會讓我覺得轉變有點突兀。接下來的絕大部分主要都是男人在講話,從台詞上並不覺得這兩個角色在對話,對白本身不見了,他變成是一個在發洩一個在講他的獨白而已,如果這是你刻意想要的場面,你要不要再思考一下,如果這不是你刻意,是自然的現象,那我覺得在對白上還有功還需要練。到第六場開演突然又轉回來了,剛剛不是吵得很激烈在各說各話嗎?怎麼突然情緒要跑出來了,如果我是演員在面對這樣文本的情緒轉折會是一個相當困難的事。第十頁下面用了亞當夏娃聖經的例子,因為聖經不是那樣說的,所以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要製造一個顛覆的感覺,十二頁拿出農藥部分,觀眾要怎麼知道是農藥?十三頁下面也是有點情緒轉折的問題,前面的爭吵大量獨白之後突然道歉,這情緒轉折我有點難接受。有些話題他似乎想要提到,但講得非常隱晦,隱晦到就算我回去重讀劇本也不太能破解這個疑惑,像是第十五頁第八場最後一句台詞。

王:我也不太清楚題目為何叫在妳之間?這劇本太多獨白對話,是非常明顯的,一下性別議題後來凶殺案報告,我在想他要突顯的應該是與性別有關,男人女人之間的種種鋪陳,我覺得我在看的時候我沒有辦法明白這個題目想告訴我什麼?我覺得的確是有很多的轉折不太自然,然後又吃農藥跟講到遺體,中間兩人還問說你有沒有愛我,中間很多台詞我還是不能知道這跟在妳之間的關係何在,這是我現在想到的,我對這劇本其實不是印象很深刻。

傅:其實我覺得讀〈在妳之間〉或讀〈紙花火〉或〈生日願望〉等劇本我都覺得有些恐怖,這恐怖不是劇本不好的恐怖,而是我發現現在很多年輕作者,好像當他們在體驗人生的痛苦、生死跟愛情的時候,他們好像感覺不到真實的東西,所以要用一些,像是王老師說的形式來去套用,而講不出內心自己真正的或他渴望經歷的,所以這我覺得比較可怕,而〈在妳之間〉就讓我覺得這種可怕還滿清楚的。雖然他的主題不清楚,我想猜想的是男女一起吞藥自殺,結果男的死了女人沒死,這個男生因為過度厭惡自己在愛情上的挫折,就開始做一些傻事,這個劇本很多的感覺或台詞,為什麼我們會說鬼打牆,很多都是作者在原地講很自溺性的感受,但我必須說很多的詞水準都還滿高的,在我這樣的年齡的時候我可能寫不出來這樣的詞,但是這些人可以,所以我會很珍惜這些詞的能量跟給我們的想像,那問題就是為什麼會離真實的結構或說現實會這麼遠、不著邊際跟空泛呢?這是我們所有人都要注意的事情。沒有甚麼特別的情節,像是對話但其實又不是,所以這個戲跟〈紙花火〉也是一樣不是不能處理,只是當你要指涉的現實是這麼刻意曖昧時,這我都會稱作是孬種,你想講的東西你就是不敢講,或是說你不想講那麼多,你要指涉所有的事情,其實那種保留的態度會覺得有點不舒服,我很不喜歡作者這樣,會覺得你在態度上就不是跟觀眾站在一起,高高在上不是那麼可怕,而是保持距離的,好像不食人間煙火,你又有知識分子的態度,可是又不願意跟大家一樣看民視八點檔或是看蘋果日報,那你為什麼不把你把你的線索埋的清一點,如果劇本沒有辦法被讀懂,沒有辦法被呈現,沒有辦法打動人的話,他的生命就只有這樣子,那注定是個遺憾的命運。


麝香貓之死

傅:麝香貓之死好像是一種最高級的咖啡,所以這有點在諷刺年輕人對於最高級境界的理想無法達成,覺得生活也不過如此的喃喃自語,或是日記式、影像式的日記,我不排斥這種戲我還滿喜歡的,像有些年輕人喜歡把他的日常對話劈哩啪啦寫在臉書上面,你也看不懂但會覺得有種憂傷或挫折,這就跟〈在妳之間〉對比很明顯,一個是不講人間的話,一個是講人間的話,人間的話我看得懂,只是對我來說9964字還是太少了,其實整個劇本寫完感覺只有第一場而已,語言上感覺有點像美國劇作家Neil Labute,很瑣碎的日常對話,可是會突顯事件背後最終極的殘酷狀態,這劇本還沒有只是一開始而已,我滿期待他繼續再寫一萬多的字,這劇本應該可以寫到兩三萬字。

王:比方說賴聲川,你會覺得他是一個很好的說故事的人,劇場在某種方面你還是要會講故事,你是導演要讓觀眾有辦法了解,而不是拼貼東一塊西一塊,很多戲覺得難受就是讓我覺得不知道在講什麼,故事沒有主題或是故事沒有想清楚,這個戲呢很輕,輕的很像剛開始,因為麝香貓他也沒喝到,之死是為什麼呢?就是很清新的,看的時候可以想像街角有一個玻璃很亮的咖啡屋,很舒服巷子口的一間,像是一個小品,MV裡的一小段,好像是是麝香貓之死的預告片,因為為什麼麝香貓之死我們還是不知道。我好像都在講題目,但題目應該要是有效的題目,有些戲因為我看完還是不知道他要講甚麼,所以我就努力地看題目,所以麝香貓之死有這個問題,他很清晰,你會覺得他寫的台詞清清楚楚的,也很符合這些人物的年齡跟身分,是很真實的清新小品。對作者來說也是很容易地寫出來,也很真實,就這點來講,相較於在你之間就比較真實的清新小品,但太短,沒完,與生死相關,好像有很重的議題沒有講到。取名字也滿有趣的,Moca, Amber用的不一定是人的名字,令人很親切,戲如果再寫多一點效果應該很不錯。

鍾:前面老師有討論到作者有沒有辦法認同自己角色,我自己的想法是不用到認同但起碼要認識。前面有很多作品有很多問題,是作者並不是很認識那個角色,只是把角色當作他的詮釋傀儡,搬弄出想講的東西。麝香貓之死的作者比起別的作者更認識自己的角色,其實作者應該從自己熟悉的話題著手,會比較有施力點,這劇本就是很好的範例,談的是年輕人的困擾、煩惱。這真是一齣文青指數爆表的劇,這讓我想到想到田漢年輕時候的作品,麝香貓之死很像田漢的咖啡店之一夜落花時節除以二,推薦作品讀一讀,的確是部男男自語的作品。這整部戲主要男性角色並沒有什麼行動,主要是言談,相對來說周邊的女性很有
行動力,這樣的一個映照我很喜歡,這映照讓我增加喜歡這劇本的程度。另外不管是道具還是音樂,他都有指定品牌,但好像指定不夠清楚,比方布拉姆斯哪一首間奏曲?比方第一幕你是想要我們聽音樂,中間沒有任何事發生,你要觀眾看著這個咖啡的製作?你是故意安排希望我們看到一個安靜的過程嗎?同理之後還有清洗咖啡機,同樣沒有任何事發生?這是你刻意想營造的嗎?還是你沒有想到舞台上有時間進程。

ZOO

鍾:這劇本對我來說困惑大於趣味,我相信作者以動物為角色命名有一定的意思,但作為一個讀者我覺得那些意思很難被解讀出來,作者並沒有給我一把解碼的鑰匙,比方鷹跟隼經常有混淆,寫一寫好像互換,比方第六頁,這到底是鷹還是準?另外還有馬跟熊的關係也讓我困惑,告訴我是夫妻,這是一個差二十歲老少配囉?這是一個很特別的情況,但在這劇本中的意義在哪,對我來說產生疑惑,但我沒有得到問題的答案。

王:看到人物表後,我就想來看看他的理路是怎麼回事?前面這樣定位,但下面看到改扮的部分我就覺得很好奇了,為什麼馬是由這個鷹或隼來扮?由誰來扮演的這個中間有點突兀,每一個動物名稱與劇本人物個性也不見得一致,很多舞台飾品我也不覺得很有意義,所以我實在不知道說為何一定要用動物當角色名稱,他本身有名字上意義嗎?當你用動物名稱當然會想到動物本身的特性,但中間又有一個改扮的現象,這可能會是一個滿大的問題,其中好像跟我們對動物認知不太一致,動物名稱與角色本身的關聯性,比方馬跟熊配對或互相扮演,我也覺得滿牽強的。

傅:我讀這劇本到一半時,我曾經一度想畫圖,這樣就比較好了解,這樣我就不用一直用字去辨認誰是誰,這其實是個導演劇本,這導演已經寫出他自己腦海中所有的畫面,所以我覺得他不如就拍出來讓我們來看,其實在閱讀上,我情感上有點拒絕理解這個劇本,因為充斥太多符碼,就像我拒絕學HTML的語言一樣,這是我情緒上的困擾,我承認這是我的不專業,但他可以用這個動物的名字來做為角色,但要讓我們看得懂,而且類型之多又互相扮演,更何況講一個比較荒謬的情況,難道這些演員上台都要學老鷹叫,或是用翅膀的動作告訴我們他是鷹嗎?因為觀眾不是認定他是鷹,我們在講這劇本的無法理解,會有這樣比較負面或排斥性的評價,都是在於我們相當挫折,無法理解作者的用意跟你的主題,這當然是個狂想,最後會讓我覺得你要講得有點跨世代的魔幻寫實上的事情,但我會覺得在閱讀過程裡,我有點被擺弄的感受,這個排斥性是源自於我這個劇本他在理解上的挫折,角色塑造上也沒有很有說服力,希望作者可以理解我們的困難與挫折。


奧蘿拉

傅:這我好像也看得懂,但這部戲最大的有趣在於他把小王子抓過來了,他好像是故意要影射那個童話裡的背景與角色,但導演最頭痛的事比方說地點是奧羅拉沉睡的荊棘城堡,這要怎麼辦?難道又要用投影嗎?還是要像兒童劇場一樣去用美術去畫一個平面的東西嗎?這種敘事其實到底為何要設置這樣城堡情境,這個作者必須要斟酌。講重點,這個戲的視覺影像上的處理相當主觀,所有的變化與轉場是一廂情願式的,不是透過戲劇性的情節來推動,那這樣難道就不能成立嗎?當然可以,但起碼你要有一個邏輯,讓我們知道你是用甚麼樣的邏輯在推動的,可是呢他好像是在影射一個實驗過程,其實是在講一個封閉性情境,而不是開闊性地在指涉所有人的現實,其實這有一個危險,像很多好萊塢電影都是這種,例如全面啟動他都有一個自己的邏輯,邏輯要建立得非常完整有說服力,所以當你的戲要回歸到那個邏輯的時候,觀眾才能夠理解啊~原來你們是陷入在這個困境,可是劇中使用奧羅拉跟小王子的情境,沒有那麼有說服力,還有第二頁奧羅拉被小王子的故事催眠,所有的舞台指示都很主觀,問題是我們觀眾並沒有跟著被催眠,觀眾會覺得邏輯有點簡單。另外像第十一頁,院長跟蘿拉的對話,這對話的文字建立的情境跟其他的部分不太合諧,但是其實他是一個前情提要的伏筆,還滿重要,還有第十二頁的指示太像電影的影像思考,感覺像是一個特寫,但在劇場中如何成立跟執行,我覺得作者沒有考慮到劇場媒介與舞台媒介不同。另外沒有意義的著床,而會讓角色性格非常不合適與不成立。

王:我其實很怕看到這種想要把童話重寫的故事,先說我對於男說書人、女說書人的設計覺得滿突兀的,最後還讓他們兩人擁抱在一起,有點不太了解原因為何。基本上女說書人面對男劇中人,男說書人面對女劇中人,我不太覺得有必要最後兩人的角力,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有兩個說書人,應該說這戲的本身層次有點凌亂,最後又拉出來做心理實驗,我很怕說重寫故事寫過去童話故事的人長大了或醒來了,或是把過程演給你看,那我就覺得經典童話故事其實是很不好重演,特別是當童話中的人在說話的時候,他的語言也是會比較難易的,他的語言又要保留某一種程度的童話性,可是他又不是完全那樣,又要交代一些這個戲要新給你的東西。最後又跟蘿拉的實驗搞在一起,從夢中被現實的因素打破,好像也沒有很大的意思,也許是他想強調童話在這個時代的破滅嗎?我還是對於說把這些東西拼在一塊,還有最後兩個說書人的角力,又擁抱在一起,我都不是很清楚。

鍾:如果說〈ZOO〉是困惑多於趣味,奧蘿拉在困惑與趣味的比重比較相等一點。我的劇本上我畫了三個同心圓,用三層結構理解,最外層是由男生跟女生所組成的,再進去一點就是羅拉跟Philip,再進去是小王子跟奧羅拉一組,最外面的兩個男性角色與女性角色連結得很清楚,小王子跟奧蘿拉另外一組,他們是處於一個幻想的世界,因為既然把小王子跟奧蘿拉拉在一起了,限制在十歲跟十五歲,至於舞台上怎麼展現這個純真的感覺,我也不知道,找演員會非常困難,如果照我同心圓的理解下去,演員的調配上可以再想一下,如果說改寫這個劇本的話,變成一個演員扮演三個角色,一層裡面各三個,我會覺得結構更漂亮,舉例來說,李國修京劇啟示錄,也同樣是多層同心圓結構,劇本就厲害在同心圓結構相當分明清楚,什麼跟什麼有呼應都是很清楚的,希望可以學習。


鍾:首先我要對劇名提出質疑,我不知道如何解讀綠的劇名。這劇本優點在於對話很流暢,相較於其他劇本來說,角色也很清楚,而且相當生活化,是我們讀下來對話上會遇到最少問題的劇本,情感表達非常清楚。缺點在於故事本身吸引人的部分不多,唯一能吸引我的只是一個男同性戀的故事,情節上能打動我的很少,但情節揪葛我已經在各種戲劇裡看過千八百次了,這對戀人互動的方式沒有讓我感覺什麼新奇的地方。附帶一點我懷疑這是一位陸生學生的作品,口白的方式比較是對岸的普通話的,當然這不是問題,但我覺得這是一個特色。

王:這是一個我可以一口氣看完的劇本,東西很自然,跟戲劇動作的銜接也很真實,但就是很簡單,大概知道怎麼回事。而且同性之間的揪葛,還有愛滋與三角關係,我不知道會不會是因為先前看了這麼多奇怪的劇本,終於讀到一個清清爽爽的東西,很開心,可能讓我對他評價平白高了很多,但一點也沒錯我覺得是很熟悉的,我覺得就台詞鋪陳來說,他是真的蠻好的很真實很自然不造作,因為我看到太多造作的鋪陳跟情節,它讓我覺得很簡單很舒服。當然他不能說是一個很豐富的作品,就是一個小品。

傅:這劇本前面三頁非常有趣,因為我就是想要看這個男同志如何解決他與情人的兄弟的問題,但之後他就像自動繳械的士兵,一直把身上最有利的東西一直丟,丟到最後完全進入平淡的狀態,這有點可惜,說實在他一直在迴避他所製造的困局,沒有想辦法去製造一個很難逃脫的情境,例如他問說你弟弟絕對不是車禍的吧?」,很多的情節他都是用說的,用自我揭露的方式來告訴觀眾其實我知道答案是甚麼,啊!知道了!那再往下!包括講到愛滋我也覺得好可惜啊,因為這已經不是考驗兩人關係的終極的試煉,已經不是像20年前費城電影的悲劇了,現在的同志情境的考驗已經不會只是因為一個人生病,就無法在一起,如果是像美國天使,就是討厭愛滋跟恐同才是最大困境,但明明是相愛的兩人,不斷用設計性的方式去考驗哥哥,這場對話也不長,其實我覺得還滿可惜,我本來在等綠燈變黃燈在變紅燈,但這就是一幕劇,一路暢通綠燈,這個作者太小看自己了,讓我懷疑說他因為字數限制而草草收尾。跟其他老師講的一樣,裡面揭露的狀態太常見了,有沒有更多困局呢?對自己挑戰想像可以再高一點,不用害怕,當然也不能太離譜。


傅:也讓人滿開心的因為看得懂,〈年〉可愛平淡清新自然,對話真的很自然很可愛,其實他有設計時鐘換電池的事情,但好像沒有很到位,能夠讓時鐘繼續往下走的暗喻沒有用透,我覺得跟〈麝香貓之死〉的問題類似,整個寫完只有第一景,還沒有寫到重點,好像大姊送醫院然後就回家了,難道沒有新仇舊恨了嗎?事件引發埋伏可以在精細一些,其實劇本有趣在於劇作家有很多心機,但這個作者的心機不夠,例如事件引發的方式都很平鋪直敘,但優點是很自然,其實你光一個打招呼,舅媽阿姨新年快樂,但都可以有不一樣。在語言上面沒有特別的設計,每個招呼都再打一遍,雖然有效果,但你的篇幅結構有沒有規劃過,同樣的字數裡面能不能有更飽滿的結構呢,每次覺得快要爬起來時,就又收尾了。

王:有點像不成功的肥皂劇,他用了兩幕很多人說的話,其實都沒有太多的內容,一二幕花了太多功夫鋪陳寒暄,如果在螢幕上演說不定好一點,但劇本裡一二幕很多對白閒聊有太多沒內容,甚至下一代也這樣的時候,就讓人覺得等很久,甚至會想什麼時候到齊啊?讓人很不耐煩,太多人講太多不重要的話。人物已經夠多,過年本身會說的話都可以預期,但這樣鋪陳又太多。雖然有換電池的線索,要突顯這個只有過年才團圓的意義不大明顯。感覺現在發生的花六千字就可以寫好,剩下四千字可以多寫一點後面發生的。

鍾:你覺不覺得他有沒有受到契科夫的啟發?因為這是我的感覺,大家想想看,他為何要設計成三合院?一個古老的農村形象這麼具體擺在舞台上給我看,很清楚告訴我們空間是甚麼、誰住哪裡,或者是一個過年的情景,人一群上來了,戲結束的時候一車一車的東西就又走了,這個舞台上的流動基本上是完全契科夫斯的。

傅:我反對,我覺得他連仿都沒有仿,他完全不自覺,他可能沒看。他也可能因為讀了民視而寫這個,我不知道你特別講契科夫的原因是,因為契科夫絕對是會讓別人以為他在講這個,其實他在講另一個。
鍾:對這劇本沒有淺台詞,他會像民視。
王:所以我才覺得像肥皂劇好像在拖時間,我就在想說他為什麼要講那麼多話,怎麼不趕快。
鍾:民視戲劇讓人不耐煩就是因為角色沒有深度,全部暴露在外面,又加一些奇怪的聲光效果,我覺得既然這個作者可以把語言控制到這個流程程度的話,可以試著思考一點淺台詞的發展,就像是一個冰山的理論,一個好的寫實情調的戲要成功的話,不是只看到冰山浮出的一角,而會藉由冰山一角去看到在海平面底下的冰山,我覺得這部分缺乏是這劇本比較大的遺憾。但他要在舞台上搭三合院這件事情滿吸引我的,我覺得建築物本身是這部戲主要要講的其中一件事情,因為有傳統生活空間傳統生活情調,這希望讓我們看到這一切的企圖心我還滿同意的。
傅:他這個描述的情境也許是事實,但就跟綠光劇團做八月那齣劇一樣,他直接把透天厝擺到舞台上,到底有沒有發揮到舞台設計中美與轉化的功能,這我打一個問號,那三合院你與其說它的存在,不如說他再也不存在,他講的都是所有理所當然地出現,這是他比較鋪陳上的問題。另外還有所有的對話上面,為什麼老師會說不耐煩,就是因為他把就是要過年作為每一個人的目的,但事實上假如我們要解決車子被困在路上,即使是廢話也會讓人了解或好奇想看下去,另外其實我很喜歡民視戲劇,我雖然會去笑說他們怎麼那麼匆忙去做這個戲,但他們的對話與情感上是相當高張力,那為什麼不是去讓對話能夠延伸呢?契科夫就是一直厲害這個,日常事件讓對話延展下去,最後再爆發。

鍾:這是相對比較短的戲,擺上很多複雜的角色,其中一個危險是因為在讀的時候,我們若忘了可以翻回去看,但在看戲的時候,可能會混淆。這劇本值得繼續發展下去,因為你寫了這麼多的角色,卻倏忽即來、倏忽即去,這是我覺得這部戲最大的感想。

王:我補充一下,我有點不太懂這麼多鐘的意涵,前面講了很多後面也沒有用,年其實是時間的問題嘛,我對三合院其實也有意見,就讓我覺得這麼多角色應該住不夠。

避難所

鍾:哥哥妹妹年輕的角色,似乎是一種看不到社會現狀結構,還沒有甚麼意義的受難者,而其他角色有點被醜化,似乎是屬於下一代的人對於社會掌權的人無聲的抗議。這是少有一個用畫圖的方式表達舞台規劃的想法,我覺得這樣的表達相當贊成。這個戲目前被切成很多段,我提供一個想法,如果這部戲從頭到尾不燈暗呢?警報器就直接響,人就進來了,燈暗可以創造的是時間流程,如果這件事對於劇本沒那麼重要的話,何不就直接演下去?另外其他角色有點太被醜化,可以再思索,看到後來就有點失去戲劇張力在,長輩角色有點被寫得不像樣。

王:為何要講避難所故事我其實還是不太清楚,避難所有政治人物,有反諷在裡面,急救包也鋪陳了很多,整個看完我覺得還是講了一個不太有深刻內涵的故事,背後到底是甚麼?給人感覺很制式,雖然很反諷,但有點太明顯,觀眾對於為什麼要看這個戲的原因是什麼? 我並不是一定要尋找意義,但好玩也是一種意義,我看完並不知道我為何要看這樣的戲,作者也並不清楚他要講避難所的事情是什麼?避難所出現的的好像也沒有一定很有必要,讓人不是很有理路能去理解。

傅:其實避難所很明顯有政治性預言,有點像《椅子》、《禿頭女高音》的形式,人物上有點刻板,但情境塑造很荒謬,等於是在一個極端的情況下。這所謂避難在避什麼難?我覺得其實作者只有在同理兄妹,沒有同理其他角色,有點可惜。比方第16頁的媽媽與警察吵架,吵到一半媽媽就入戲,哥哥就說:媽,他不是爸爸!這是一個很冷的方式但會讓人覺得很輕,這戲本來是有一定厚度跟觀察,變成用一個無厘頭的冷笑話來解決,如果今天是在躲避世界末日,你會這樣說話嗎?有沒有可能也一樣是笑話但是是別的方式呢?一樣忽略了台詞處理的部分。雖然刻板印象有點危險,但角色設定都還滿切要核心的,我其實滿期待一個這麼意識形態清楚的戲劇,因為我覺得台灣比較少這種原創的戲劇,但通常像這樣的劇作在導演處理上,像鍾導演的威尼斯雙胞案,對演員因為有刻板印象的關係,在形體上有比較多刻板上的處理,而不是一律都用寫實去解決,這樣的形體化表演有好也有壞,例如我對鐘老師講的不要燈暗很贊成,每個角色進來又重新開始,又回到零,作者到燒鈔票那段的結尾有點太可惜,也沒有像是在面對世界末日,節奏和戲劇性上都沒有差別,要注意到每一個人物進來不要重複一樣的形式,會削弱你的戲劇性,在外面可以已經發生過過節,用這些方式讓你的劇本更鮮活一點,讓你的劇有更多發揮的空間。

第一輪投票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紙、花、火
魁儡幻戲圖
七日鬼差
生日願望
我爸媽
標靶
好食程
在妳之間
麝香貓之死
Z.O.O
奧蘿拉
避難所
傅裕惠
1
1
1
1
王璦玲
1
1
1
1
鍾欣志
1
1
1
1
統計
3
3
2
1
1
1
1


高:每人先挑出四篇,那各位可以看投影片上面統計出來,顯然我們現在要討論七個篇章二、三、四、五、九、十二、十四,我們先打分數,最高分四分,最多可以給六個獎。

第二輪投票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紙、花、火
傀儡幻戲圖
七日鬼差
生日願望
我爸媽
標靶
好食程
在妳之間
麝香貓之死
Z.O.O
奧蘿拉
避難所
傅裕惠
4
3
3
1
2
2
3
王璦玲
3
4
3
3
2
2
2
鍾欣志
3
4
2
3
3
2
2
統計
10
11
8
7
7
6
7

高:現在二跟三最高同分,四九第二高同分,五、十四第三高同分。我們要斟酌前三名順序,還有佳作部分。現在挑前三名,有怎樣的思考?

王:我心目中其實有高下,我要把〈七日鬼差〉當作我第一名,〈傀儡換戲圖〉我改成三分。

高:那你們覺得第一名有達到這個標準嗎?
傅:我很誠實說,對我來說沒第一名,結構跟情節設計上缺陷都蠻清楚,讓人覺得不夠好。
王:我覺得第一名的意思就是這群人裡面的第一名。
鍾:我覺得應該是針對〈七日鬼差〉這部戲到底有沒有首獎的資格,好比說我們都對最後一場有疑慮。
傅:對於我一個這樣普通觀眾,我會覺得why?也許你要講一個人生的夢,像其實最近國光很多戲曲都很大膽的作品都做與現代呼應的工作。如果他今天一定要經過地獄,用一個傳統結構想要講一個現代情境的困局,我覺得他的符合上面沒有那麼有說服力,特別是最後那一招,其實概念上的訴求沒有透過情節去鋪陳,有點遺憾。
鍾:我倒覺得大夢一場這樣結尾,反而有他的餘韻在,我非常喜歡白無常稱呼常二用兄弟這句台詞,而且態度滿正面的,給我一種特別餘韻。我也不知道作者是不是故意要第七場,來湊這個七日這個劇名,我很贊同這樣的思考方式。第七場的確是我們最主要的問題,我覺得因為這是戲曲劇本最後卻沒有任何唱詞,是有點奇出的方式,他只用對白,可是也增加了他的特殊。
:不是說一定要很重,而是你要點醒觀眾,反而你在最後一場要有特別的處理,甚至可以唱到一半嘎然而止,如果用這麼對話反而讓我覺得後面你不知道怎麼辦,只好這樣收尾,很多戲劇上自我消解,都是非常危險的事,但我承認他台詞寫作功力高,說實在我是拿戲曲的標準在看這劇本,我是很忠於我自己第一次看的感覺,收尾我講重一點有點取巧,如果你說要奇出,但沒有出來。
王:我覺得他也不是奇出,並沒有要另外在弄一個高潮,這是合乎戲曲的。我會認為說在語言的優越,在這些作品裡面他相當出色,值得作為首獎,和其他文類比並不會差。
:這個劇本的形式相當好,但是情節上面沒有讓我覺得懸念、擔憂緊張,很順其自然地接受。
王:所以也許是戲曲讓觀眾有惰性,作者覺得他在寫戲曲。
鍾:我倒覺得他收尾,他用睡著清醒來呼應陰間跟陽世,產生了一個奇妙的呼應作用。人活著到底是做夢還是死了是做夢,有這個對照在裡面,我很喜歡這樣的餘韻。
王:其實他夠大器,雖然有缺點但也夠完整,給他首獎沒有太勉強。我覺得他是京劇他就值得拿首獎,光他寫得出來就很不容易了,本身難度就高很多,台大的文學獎是很有面子,現在要培養一個戲曲人才多難啊!這可以當理由三。

高:那第三名要怎麼分?老師有想法嗎?
傅:我也可以調整我原來取向,我個人認為生日願望先的。
高:那決定要般出三個佳作嗎?
鍾:其實我建議把獎給四個劇本,拿到各一票的就不要了,這是一個選擇。
傅:附議,贊成。不對,我還是忠於原意好了,還是回歸六個獎項好了,鼓勵大家寫劇本。


高:好,那六個獎項就決定了。謝謝各位老師,這是投稿者最少但回饋最多的一個獎項,非常感謝三位老師,希望這個文類越來越蓬勃發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