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4日 星期一

6.《演樹的男孩》林建勳

15屆墨響
經濟系/ 林建勳
角色:男孩(著樹服,用硬紙板做成,沒辦法動)、其他演員[1]

插畫/Daniel Hsieh


第一幕,第一景
(幕起)(男孩著樹服站在中後舞台,舞台的布景是森林[2]
男孩:
  大家好,我是一棵樹。(鞠躬)(但其實很困難,因為戲服會綁手綁腳
  我們即將要排演一齣戲。這齣戲將會在一個很大很大的地方演出,聽說到時候會有很多很多人來看戲。但是,其實我並不知道要演什麼,因為我是一棵樹。
  但為什麼一棵樹會不知道劇情呢?我想,這可能要回到最開始的問題:樹在一齣戲裡的作用是什麼?
  要演出一齣戲,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老師說,首先要有一個好的故事,然後要有劇作家寫出很棒的劇本。但是只有好劇本不夠,還要有好的演員。好的演員會把作家寫的劇本完美地表現出來,甚至比原先劇作家寫得更好!演員們可以利用他們的身體(扭動)他們的聲音(宏亮)來表現各式各樣的情緒,戲裡面人的行為、感情、互動。
  我有看過很多簡單的戲,他們只要這樣就已經很棒了!但是像我們這種優秀的表演藝術班,我們還想要讓這齣戲更精采!所以我們還作了許多的戲服和道具,這是為了讓觀眾更能夠知道我們在做什麼。同樣地,我們想讓觀眾能夠更快融入我們,我們也會做許多的布景,城堡的布景、森林的布景。全部的人都一起用心,想要努力一起完成這齣美妙的戲。
  這麼多的工作,都是由老師來分配負責的。老師,也就是負責教我們演戲的老師,他同時也是這齣戲的導演。導演的工作也就是要分配劇場裡面的各種事情,從腳色分配、和編劇溝通,到城堡布景的地毯要畫什麼顏色、要用哪一種花來布置舞會,都是由老師──也就是我們的導演來決定的!我們全部都是用很認真的態度來對待這件事情,都希望讓這齣戲更好。
  所以說,老師就指定我來演樹。演樹要做什麼呢?在森林裡面,你總是會看到許多樹吧,所以說,我扮演的就是那些樹的其中一員。我只要在有微風吹過的時候,輕輕擺動(輕輕擺動)我的枝條,稱職的扮演一棵樹就可以了。老師說,我不必知道前面正在發生什麼故事,因為這樣會讓我的演出更自然!難道你有聽過樹會知道什麼事情的嗎?哈哈哈,這樣的話就太好笑了。所以,當開始排戲的時候,我只會全心全意感覺四周,如果有風,我就動一下,有人經過,我也動一下;如果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我就一動也不動,就這樣直到有人說:演完了喔。
  到那個時候,我就可以放下兩隻樹枝(不動),舒展一下,然後一點一點,慢慢往台下移動。到那個時候,我的任務也就圓滿達成了。
  我知道,只要我順利完成我的任務,這齣戲就會更好一點點!而公演已經快要到了!希望一切能夠成功順利!
(燈暗)


第一幕,第二景
(燈亮)
男孩:
  大家好,我演的是一棵樹。(無法鞠躬
  大家一定覺得很奇怪,既然我演的是一棵樹,那為什麼你們還可以聽到我在台上講話呢?大家要知道,雖然我還只是個小男孩,但是我演起戲來可是非常專業的喔!當我在戲裡面演樹的時候,我一定一動也不動,當然更不可能說出任何一句話。當然,在排練結束以後,我也會繼續練習如何讓自己更稱職地成為一棵樹。
  因為我的戲服是用硬紙板固定成樹的形狀,所以每次結束以後,大家都跑走了,只會剩下我一個人沒辦法動,繼續留在舞台上。一個人的舞台好空曠喔,好像這個世界只剩下我一個人,只要大聲講話,聲音就可以在沒有人的觀眾席中間跑來跑去,好有趣!我常常在想,是不是要趁這個機會講些什麼呢?可是仔細想想,好像沒有什麼話,是一棵樹應該說的。我在想,一棵樹應該只要安靜地站在那邊,不要發出聲音就好了吧。可是安靜真的就是不發出聲音嗎?如果不張開嘴巴,還能夠發出聲音,這樣真的很厲害吧。當我站在一棵樹的下面,總是可以聽到好多聲音。不只是風吹過來,讓樹葉發出沙沙沙的聲音,還有樹木很慢很慢移動的時候,那個很小的,咿咿咿咿,像是慢慢把尺折斷的時候發出來的聲音。還有好多,可是樹從來也沒有開口說話。我想要成為一棵很棒的樹,所以我也一直在練習著不說話。一個人站在舞台上,一直,一直練習著。
  然後有個人走過來了,那是班長吧。每天排練結束以後,班長都要一個人負責巡視劇場,看看有沒有什麼遺漏或是壞掉的東西,然後四處檢查門窗,確定沒有人以後才離開。因為我一直都留在台上,所以每天都會看著班長工作。雖然班長看起來好像人緣不是很好,但是我覺得她是一個很可愛的女孩子喔。她會把頭髮綁成兩束長辮子,看起來黑黑亮亮的,戴著圓圓的眼鏡,也像樹一樣安安靜靜的。老實說我有一點喜歡她。她還是穿著戲服,她演的腳色是女巫婆,穿著黑色的連身裙,頭上綁個蝴蝶結,對!就是像小魔女那樣的裝扮。她就這樣在大劇場裡面走來走去,細心檢查還有沒有垃圾之類的東西丟在裡面。等到把所有東西都收拾好了以後,她就會走到台上,幫我把戲服拆下來。我已經連續穿著它好幾個小時,手腳都又酸又麻,實在都沒有辦法好好活動。班長幫我拆下來了以後,把戲服好好疊在旁邊,讓我可以稍微動動手腳。然後我就把戲服拿起來,放到舞台後面的置物櫃裡面,班長就把最後一盞舞台上的燈關掉。我們每天都一起走到後台,然後再一起走出劇場,把大門拉起來,鎖好。這時候通常已經要晚上了,我們跟對方說了一聲「再見」就自己回家了。
  每天每天我都和班長一起離開。雖然我們一句話也沒有說,但是我還是覺得非常開心!希望公演結束以後,還有機會跟她多說說話。
  (燈暗)

第一幕,第三景
(燈亮)
男孩:
  大家好,我是一棵樹。(無法鞠躬我們的戲再過一個禮拜就要開演了。雖然同學們沒有跟我說,但我想他們一定也很緊張。那個大劇場我也沒有去過。聽說那邊的地板全部都鋪了軟軟的紅地毯,整棟建築都是木頭和大理石蓋的,就好像故事裡面會出現的金碧輝煌的外國城堡!雖然我只是一棵樹,但我還是不小心偷聽,也偷看到了,我們的故事,好像就是一個跟古老的城堡有關係的故事喔。可是我不敢讓自己知道太多,因為老師說,如果我知道的越少,我就能把樹演得越好。所以說,只要我現在是一棵樹,我就會把我的眼睛閉上,什麼都不要想,什麼都不要看。可是,我還是沒有辦法把我的耳朵摀起來,因為我現在是一棵樹,一棵會摀耳朵的樹看起來一定很好笑,對吧。所以我還是會不小心聽到同學們講話的內容。那是一個王子要拯救公主的故事,帥氣的王子……啊啊啊,糟糕糟糕不行不行,老師有交代過我,千萬不可以知道故事裡面演什麼啊!可是我又沒有辦法把自己的耳朵閉起來,我真希望自己能夠長出一雙驢子的耳朵。
真正長在樹林裡的樹,他們到底有沒有耳朵呢?他們在森林裡面到底會聽到什麼聲音呢?我想像著,有松鼠從我的左手臂(舉左手)咚咚咚咚爬到我的右手臂(舉右手),然後在上面喀喀喀咬著松果。還有一些小鳥會僕僕地飛到我的脖子旁邊,牠們在那邊架了一個巢,小小鳥啾啾啾啾等著媽媽送食物。小兔子從我腳邊跑過去,嚓嚓嚓踩在草皮上,然後被踩扁的小草又朝向陽光伸直的聲音……這些聲音,樹有沒有辦法聽到呢?更不要說陽光灑落,從樹葉的縫隙鑽下來,在地上一閃一閃的,樹真的自己沒辦法看到嗎?
從森林的入口傳來了一陣騷動,我那時正在專心地當一棵樹。我閉著眼睛(閉上眼),努力不要讓自己去注意騷動。我發現我慢慢能夠看不見,甚至聽不見那些聲音了!我只能隱隱約約感覺到好像有什麼東西過來,發出嗡嗡嗡的聲音。牠們的大小跟小熊差不多,但是他們卻是用兩隻腳站著。牠們移動的速度沒有很快,後面還跟著四隻腳的動物──大概是一匹馬吧。他們慢慢靠了過來,我也隨著旁邊溫度的變化,輕輕地(左右移動)移動我的身體。牠們靠我靠得很近,害我差點就聽出他們在講什麼話了。他們把什麼綁在我的身上,繩子一扯一扯的,我猜大概是他們的馬吧。他們的聲音越來越大,我反而聽不太清楚了,我發現除了牠們的聲音以外還有很多東西有聲音。那些從四面八方來的聲音──有風的聲音,呼吸的聲音,電風扇的聲音,開關門的聲音,敲鍵盤的聲音,另外一邊教室麥克風老師上課的聲音……好多聲音混在一起,通通變成嗡隆翁隆,聽都聽不清楚。樹木是不是都在聽著這種聲音呢?
突然,有一聲好恐怖的尖叫!我忍不住張開眼睛(張開眼睛),巫婆出場了!
(燈暗)

第一幕,第四景
(燈亮)
男孩:
大家好,我演的是一棵樹。(無法鞠躬
我一直很想問問老師,到底樹有沒有辦法聽到,或看到,或感覺到東西呢?我曾經查過一本百科全書,上面說,其實樹也會有各式各樣的感覺。它能感覺到光,也能感覺到聲音和震動。甚至也有說,他能感覺到附近人的感情。如果對那棵樹很好,那棵樹就會長得很大;如果每天都罵那棵樹,那棵樹就會很難過,沒有精神。
距離表演的日子已經越來越近,老師好像也跟著越來越緊張了。雖然我在排練的時候聽不清楚老師在說什麼,但是我還是可以感覺到她的聲音越來越大,有時候甚至像飛鏢一樣射過來。因為老師的心情好像真的非常不好,所以我一直不敢問她那些關於樹的問題。
可是我自己覺得,就算樹木它們能夠真的感覺到其他東西,好像也沒什麼不好,也不會真的是什麼很奇怪的事。只是,樹木應該沒有辦法像動物一樣,很快地對它感覺到的東西做出反應吧,就像碰到火就逃跑,聽到尖叫聲就摀起耳朵。
昨天班長在演巫婆的時候突然尖叫了一聲,把所有人都給嚇壞了。我因為穿著戲服,沒有辦法把手舉起來,所以只好讓尖叫自己衝到我耳朵裡面。但是這聲尖叫卻好像把我全身上下,那些正專心扮演著一棵樹的細胞給驚醒了。我忍不住聽著她講出那些巫婆的台詞。班長真的好厲害喔,要是看她平常文文靜靜的樣子,絕對不知道她能夠用那種恐怖的語調,說出那些邪惡的話。我屏氣凝神,仔細聽著從她嘴巴裡面吐出來的每一個字,每一聲呼吸。我可以感覺到她的手指做出什麼手勢,她怎麼樣仰頭大笑。我沒有辦法把注意力從她身上移開。雖然我閉著眼睛,看不見她的樣子,但是我卻覺得那個時候的她好美好美,美到我完全沒有辦法做出任何反應、任何動作,更不可能說出一句話。啊,原來如此!這就是老師說的,演一棵樹的感覺嗎?什麼都不需要思考,把外面世界給你的一切直接還給世界。
可是,我卻有了另外一個問題。只要是人,就沒有辦法停止思考吧。這樣的話,那我們放一棵真正的樹,不就好了嗎?
(燈暗)


第一幕,第五景
(燈亮)
男孩:
大家好,我是一棵樹。(無法鞠躬
再過三天就要演出了,連我也開始有點緊張了。不過我已經慢慢能夠在張開眼睛的狀況下,繼續成功當好一棵樹了。其實這也不會很奇怪嘛,像是卡通裡面,其實也有很多樹爺爺這一類的角色,他們不只有眼睛,有鬍鬚,還會講話。雖然舉卡通的例子是比較誇張一點,但是其實樹木也是可以有眼睛的啊。我常常在想,像是樹瘤,它們會不會就是用這個當作眼睛呢?還是說,其實在我們看不到的小地方,樹木們也會偷偷張開眼睛,瞇著眼看看這個美麗的世界呢!現在剛好是春天,四處都開滿了美麗的花朵,樹上也長出了許多青青綠綠的小葉子,就像我現在身上黏的一樣。這些葉子,就好像是真的剛剛去樹上摘下來的一樣那麼漂亮,這些全都是我自己做的喔!同學們會一起製作戲服和道具,甚至一些簡單的舞台布景,都是我們自己做的。不過也因為大家都要忙著做其他的事情,所以我只好自己做好自己的戲服。我本來想要拔真的樹皮貼在身上,但是這樣子那些被剝皮的樹木實在太可憐了。所以我就改用不要的紙箱,裁成我身體的大小,然後在上面黏上用揉皺的茶色的紙,再套上去當成樹幹。之後再黏上樹葉、樹瘤之類的東西,這樣就很像是真正的樹了!不過其實不只是道具,就連劇本,也是幾個同學們自己寫出來的。這真的可以說完全是我們自己的戲!
聽說我們的戲是要演給好幾千個觀眾看的,哇,那場面真是非常大欸。表演廳裡面,光是座位就有四層樓,兩千多個座位,每個座位都是用紅色絨布和海綿鋪成的扶手椅。一想到會有好幾千個人擠進來看我們的演出,不知不覺就興奮了起來。所有的燈光都會打到那個舞台上,把台上的所有人都照得亮晶晶的,每個人都像是閃耀動人的大明星!
不過我還是有一點擔心,如果我在台上不小心做出了自己的樣子,變得不太像一棵樹了,那這樣不就會讓這齣戲變得比較難看了嗎?越想到這個就覺得越緊張,可是我也已經做了很多準備了啊。不過老師也常常說,表演的時候本來就很容易出現一些意外狀況,但是只要我們自己做好自己的事情,用心對自己的角色負責,觀眾一定也能感受到我們真誠的心意。雖然我只是一棵不起眼的樹,還是可以讓大家的戲更加精采!想到這裡,我就什麼事都不怕了!
(燈暗)


第一幕,第六景
(燈亮)
男孩:
大家好,我演的是一棵樹。(無法鞠躬
今天已經是表演的前一天了,所有的人都很緊張。不過老師卻反而顯得很輕鬆的樣子。今天的老師不但不像前幾天那麼嚴格,甚至有時候還會講講笑話呢!今天老師也一直在替我們的戲做最後的修飾,希望能夠達到真正完美的境界。老師調整每個人講話的語調和咬字,還有動作和姿勢,以及身體的重心和臉部的表情。我已經可以做到即使看著同學們的演出,還是可以好好地扮演一棵樹了。看著同學們的表現越來越好,我也感到非常的高興。不過我也有點擔心,不知道我演的樹是不是也像同學們這麼棒。但是我想,因為老師都沒有跟我說話,也沒有指正我的問題,所以大概可以放心了吧。
在這齣戲裡面,巫婆好像是很重要的角色。雖然我覺得班長已經表演得很好了,但是老師好像還是有點不滿意,常常要班長重來再重來,害得其他同學都有點不耐煩。可是我知道,班長總是用盡全身的力量在演戲,即使在她沒有演出的時候,還是很用心地拿著劇本一直念,一直念,好像都要把劇本念破一個洞了。每天晚上,在同學們都走了以後,班長一個人站在黑漆漆的舞台上,對著沒有人的小劇場努力地排練。班長的表演真的很奇妙,雖然只有她一個人站在台上,說著她自己的台詞,可是她卻好像只靠自己把所有的劇情都演出來了!看著她一個人在台上,就好像整齣戲都跳了出來,夜晚的劇場不再黑暗,充滿了她的巨星魅力。而且她也仍然把每天份內的檢查工作做得很好,也都會很溫柔的幫我把戲服脫下來,跟我一起回家。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班長好像一直會把劇本裡面的一個字念錯。雖然老師已經指正過很多次了,她卻一直沒有辦法改過來。今天下午最後一次彩排的時候,她還是把那個字不小心念錯了。最後老師還是有點不耐煩地輕輕罵了她。班長站在台上,什麼話也沒有說。她用雙手摀住臉,然後突然放開,變回原本巫婆的表情,繼續把戲排練完。但是我比什麼人都清楚,班長一定非常難過。她的聲音和動作不再像以前那樣自信而有力,好像害怕著什麼一樣。
排練結束以後,老師和其他同學一起出去吃晚餐了,只有班長留下來收拾場地。表演前的最後一天晚上,漆黑的劇場裡面還是只有我和班長。班長照慣例做完了那些練習,也收拾了場地。但是她卻沒有準備要離開,而是一個人蹲坐在舞台上,突然開始哭了起來。我第一次在只有兩個人的狀況下看著女孩子哭,害我好緊張。一開始班長只是輕輕吸著鼻子,然後就開始嚎啕大哭。我身上穿著戲服,沒有辦法移動,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看著她哭,我也覺得非常難過。
但是班長並沒有哭太久。幾分鐘之後,她站了起來,擦擦眼淚,朝我走過來。我以為她只是要幫我把戲服脫下來,但她卻突然抱住了我。我想我一定從臉紅到了葉子,但是她很快就放開了。就像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一樣,她一樣幫我把戲服脫掉,然後像往常一樣一起離開。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她要來抱我,但是我還是很開心。希望這種開心的感覺能夠持續到明天的演出!
(燈暗)(中場休息)


第二幕,第一景
(燈亮)(男孩著樹服站在中後舞台偏右)
男孩:
大家好,我演的是一棵樹,也可以說,我就是一棵樹。對今天站在舞台上的我來說,這兩句話沒有差別。雖然我不可能真的變成一棵樹,但是在舞台上,我自己相信我是一棵樹,同學和老師們也相信我是一棵樹,觀眾們也相信我是一棵樹──這個時候,我就「真的」是一棵樹了。我必須做出所有一棵樹會做的事情,樹的表情、樹的言語、樹的呼吸。我自己就會變成一棵長在舞台正中間的樹。
為什麼在舞台的正中央需要一棵樹呢?即使我現在已經大概都知道劇情是什麼了,我卻還是不知道為什麼要有一棵樹在舞台的正中間。我既不是活了好久好久的神木,也不是傳說中具有魔法力量的世界樹,我真的只是一棵普通的樹而已。但是我作為一棵樹,我可以演出比純粹的佈景更加有生命力,好像有靈魂一般的樹。有這樣的一棵樹在舞台上,就可以讓這齣戲更加有深度。雖然這些事情我不是真的很懂,但是,我也很喜歡這樣的安排,也很高興能夠站在舞台上。
這個舞台真的好大唷。就算我們全班都站在台上,也只會佔這個舞台的一點點空間而已。舞台的外面就是觀眾席,真的有好多位子喔,而且旁邊還有那種只有在電影裡面才能看到的包廂。不知道會不會有王子、公主之類的,真的穿上禮服來看我們表演呢?還有,在天花板上,還掛著好多盞超大的水晶燈。以前我有看過一部電影,電影裡面有一幕就是水晶燈從天上砸下來,嚇死我了,不知道這個水晶燈會不會也在我們演出的時候突然摔下來。在水晶燈的裡面有一個大燈泡,亮光透過水晶折射出來,映在牆壁上,就好像木頭的牆壁結了冰一樣,真的很漂亮!能到這個舞台演出,實在是讓人很開心的一件事情。
不久之後,燈就暗了下來,表演馬上就要開始了,大家都很緊張。老師向所有人說了加油的話,然後就請大家先到舞台上面預備。我穿上樹木的衣服,一小步一小步(走動到中央),站定在舞台上,等待表演開始。
馬達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舞台正前方的幕被捲了起來,聚光燈「嘩」地撲到舞台上,觀眾也啪啪啪熱烈地鼓掌。雖然台下很暗看不清楚,但是好像真的有很多觀眾欸。我閉上眼睛,開始成為一棵在舞台正中央的,完美的樹。(無法鞠躬
觀眾拍手
啊啊,有人走過來了,他們會牽著一匹馬走進來。當然,我的旁邊也有很多小動物們,也有小花和小草。他們離我越來越近,嘴裡一邊也念著台詞,一邊向我這邊走過來。他們把牽馬的繩子綁在我的身上,然後便走到了舞台中央繼續表演。我正專心欣賞著他們的表演,突然,演馬的同學往後一退;我嚇了一大跳,沒有時間可以反應,竟然整個人(演員摔倒,面朝上)摔到地上了!
(燈暗)

第二幕,第二景
(燈未亮)
男孩:
        我摔倒了!
        老師雖然有教過我們,如果忘詞的時候就直接自己接台詞,或是走錯位置的時候可以在舞台上面直接調整──可是老師卻沒有教過我們「在舞台上跌倒的時候該怎麼辦」!
我真的好緊張,完全忘記了我現在還在台上演一棵樹。我想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有沒有人會過來告訴(在句子中間燈亮)我該怎麼做。觀眾好像有一點騷動,可是其他同學們卻還是秉持著專業精神繼續演戲。雖然我摔得屁股好痛,可是我絕對不會發出一點聲音,因為我知道,只要這時候發出聲音,這齣戲就毀了!在森林裡面,雖然一棵樹被馬兒扯倒這種事情並不常見,但也不是絕對不可能發生啊!我只要繼續鎮定的維持住一棵樹該有的樣子,繼續當一棵倒掉的樹就好了。
那匹把我拉倒的馬,過了不久就自己從旁邊慢慢退場了,好像當作沒有這種事一樣。馬可以自己退場,但是樹沒有辦法。我只能等著其他人來把我拖出去。
我開始想,一棵被砍倒的樹應該是什麼樣子呢?這件事情我還真的沒有想過。通常一棵樹會倒下來,可能是因為人們需要木材而去砍樹;或者是樹木本身太老了,自己倒了下來;也有可能是在暴風雨的時候,一聲大雷把樹木整個劈斷,甚至還著火燒起來。這些畫面用想的就覺得好可怕。不知道一棵樹是不是在倒下來的時候就已經死了呢?就算不是死了,大概也像是受了很重的傷吧。這兩件事情我都沒有經驗過,不知道該怎麼樣揣摩才對。
過了不久,輪到班長出來了。我聽見她飾演的巫婆出場時的那聲尖叫,覺得很可惜──她還是沒有辦法像之前演得那麼好。我倒在地上,看著班長。在聚光燈底下,她依然是個可愛又漂亮的人。雖然她完全沒有看我一眼,但我突然想到她昨天晚上抱過我,臉又紅了起來。
中場休息不知不覺就到了,舞台上的燈熄了(舞台燈熄,觀眾燈亮),紅色的大布幕也降了下來(布幕降)。我想,應該會有人過來把我帶走吧。我躺在地上看著同學們忙進忙出準備第三幕的道具和佈景(台上工作人員準備道具)。第三幕的戲我還沒有完全看過,不過好像就是皇宮舞會的戲。眼看著螺旋樓梯和舞會會場都已經要布置完畢了,怎麼還沒有人要來把我帶走呢?突然,觀眾又開始拍手,布幕升了起來。(布幕升,舞台燈亮)(拍手
為什麼這時候我還在台上呢?
(燈暗)


第三幕,第一景
(燈亮)(舞會布景)
男孩:
        我是一棵倒在舞會裡的樹!難道同學們都不覺得很奇怪嗎,為什麼會有一棵樹倒在宮殿裡的大理石地板上呢?難道老師也沒有發現嗎?會不會從頭到尾根本就沒有人發現有一棵樹在這裡呢?還是說,這棵樹真的一點也不重要,從來就沒有人意識到這棵樹的存在呢?可是難道不是這樣嗎?身為一棵樹,我不是應該就是要讓人感覺不到嗎?我表現得像是路上的行道樹,折斷我的樹枝也沒關係嗎?這樣的意思是我真的演得很好嗎?可是我真的應該像這樣繼續倒著嗎?雖然有漂流木家具這類的東西,可是這一幕裡面明明沒有我啊,為什麼我會在這裡呢?我應該出現在這裡嗎?還是我根本就不應該出現在這個舞台上呢?為什麼完全沒有人告訴我任何事情呢?連老師也沒有理會過我,從開始到結束,除了班長以外根本沒有人在意過我嗎?還是說其實根本連班長把我當作不存在嗎?
巫婆的尖叫聲又出現了,班長的表現比起上一場戲的時候好很多了,但是每次最常念錯的那個地方還沒有到。我穿著樹木裝躺在台上,我還是閉上眼睛默默為她祈禱,希望她能成為最閃亮的星星。但在我的心中,其實她早就已經是最美的太陽了。她的光芒穿過我的身體,溫潤我的每一寸樹皮和每一片樹葉,讓我可以進行光合作用,產生能量來活在這個世界上。
她一句一句念了邪惡的台詞,一句比一句還要有力,好像可以從她的嘴巴裡面噴出一束一束惡毒的魔力。最後講到了那句台詞,她講對了!我看見她的表情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剛好和劇情的內容完全一致。我忍不住流下了眼淚:這是多麼棒的演出啊!
這時候她走到我的前面,舉起魔杖向公主施法,可是王子過來把她發射的惡咒擋掉,「匡匡」,王子拔出劍,毫不留情,一刀就把巫婆給砍死了。
巫婆也倒了下來,正好就倒在我的旁邊。台上的其他演員們和觀眾一起為正義的勝利歡呼著,我也忍不住為倒在我身旁的班長喝采。這是我,自從成為了樹以來,第一次發出了聲音。
(燈暗)


第三幕,第二景
(燈亮)
男孩:
我是一棵樹。
一切都結束了以後,所有的演員們就在台上跳起舞來。那是一首優美的華爾滋,有著溫順又圓滑的的氣氛。所有的同學們──不只王子和公主,還有森林裡的土匪和強盜、乞丐和馬伕、國王和王后、侍女和神父,所有人都一起跳起了舞。但是我很滿足,我和班長兩個人倒在地上。班長的髮辮散落,長髮灑在地板上,就像是高級的黑色絲綢。她雙眼直視天花板,巫婆好像已經離開了她的身體。現在的她仍然是那個善良又美麗的班長。那個瞬間我也希望我能夠離開這副樹的身體,跟班長手牽手跳舞。
接著變成另一首帶有一點鄉愁和悲傷的小調。我看著班長,但她那副隔著圓眼鏡的眼睛卻只是一直盯著天空。我也轉頭向上看,卻只看到鋼管和電線在黑漆漆的天花板附近纏繞著,這才是我第一次發現,原來這個漂亮的大劇場也有這麼醜的地方。我不知道為什麼班長要一直盯著醜醜的天花板,但是我突然覺得很孤單。這時候剛好只剩下鋼琴自己彈奏著低音,那個音樂的感覺就好像水晶燈砸下來,打開了時間的縫隙,從縫隙中鑽出來的樹苗卻永遠逃不出去。
最後一首是速度很快的圓舞曲。跳舞的人們都瘋狂地轉著圈圈,他們自己旋轉,也互相繞著對方旋轉。但是我發現,他們最後竟然是繞著我和班長旋轉。他們沿著舞台邊緣,快速地一圈又一圈轉著,全部人都圍著我們跳舞。他們不停繞啊繞,繞啊繞,好像在中間跑出了一道氣流。那道氣流在中間集中,抬著我們向上飛。我又閉上眼睛,閉上耳朵,只感覺到自己不斷向上飛,穿破了有好多管線的天花板,一直一直往上飛。好像綠野仙蹤的故事一樣,巫婆和樹木乘著龍捲風飛走了,永遠永遠,彷彿只要音樂不停止,我們就永遠不會回來。我在舞台上,就這樣永遠地變成了一棵樹。
(燈暗,幕落)[i]
劇本內之動作、場景標註僅供參考。演出者可依照演出需要做出增減。




[1] 演出籌畫者依需要可自行增減演員
[2] 如有特殊需求,亦可不加布景。二三幕亦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